养狗 地板革(王玉:二日谈)

发布时间:2024-02-07 12:21:23 浏览次数: 文章作者:

王玉|二日谈,益博社工誌|益见

——南阳益博社会工作服务中心 王玉

2019年8月5日,晴,周一

走在孔明路上,一个人骑着电车,提着帆布包里刚出的三份标书,沉甸甸的。跟郊外的春玉米很相似。天边又几分火烧云,最热烈的是蝉鸣,那几天还在说着禅与蝉的问题,里面的禅意与哲思还能辩识几分,过了半月居然忘的一干二净。有的时候,人的无力感究竟会在哪里萌发。

烦闷不安的情绪是从何而来,原本一块搁在肩膀上的石头,真的落地,反而不自在起来。人就是这样,走着说着,我摸着自己的四天没挂的胡子,听着法桐树里蝉躁,看到一个光脊梁的中年人,在傍晚的大街上一个人奔跑,心无旁骛,也许此刻他就是主人。

王玉:二日谈

不关注一个人,谁都来去匆匆。从街的一头走到街的另一头,除了耳边还充斥着一种仲夏特有的节凑。骑上电车,闸也不好,一扽一扽,加上红绿灯交错。真正注意的只有这个奔跑的男人,满身是汗,没有停歇的味道。解放纪念碑修了不少,奎章阁前摆满了汽车,又有一股烧烤味从寨门里飘出来。坐在屋里,原本想看看材料,一想这两天的日志还没有动笔。人有极强惰性,如果不今日事今日毕,最容易滋生拖延症。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。静下来,捋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。先从前天在南漳的那个早晨说起,把这两日的日志粗略写一下,算是一记录。

1

8月4日早晨,那天我打开窗户看到的是天边绵延的群山,太阳初升,房间里还很大酒味,连续喝酒,让人身上软绵绵的。昨晚上,治安哥说一早过来去漂流,郑师傅告诉我,漂流水也不大,不刺激。我说那就回南阳,找了不晒麻烦,过周末也不安生,另外治安哥们家务事也很多,另外家里还有不少事等着办。治安哥嫂子非要来送一送,我说算了,来回跑,天也热。这次回去,沿着南漳口上高速。

高速两边的水稻田绵延不断,与老家满是玉米地,形成鲜明对比,还有就是水多了些。虽是天旱,但南襄盆地多是如此。治安哥打过来电话说十分歉意,因为前几天怼住肋巴骨,骨折了两根。昨天晚上我们吃完饭走后,他去南漳县医院拍的CT,实在歉意,自己骨折还坚持陪了两天,未来城还有很多工程要做。努力在哪里,成功在哪里。我也确信治安哥的不易。

我想起他告诉我在苦难时候,父亲病重,需要动手术。母亲现在还住在八十年代盖的楼房里,现在还不落伍,九十岁的老母亲现在还能穿针引线,给子纳鞋垫绣花,治安哥脱掉皮鞋,露出的是一脚母爱。几个子女都有所成。治安哥为人低调,不事张扬,孩子们都很本分,也算教子有方。跟嫂子生的小儿子7岁才上上户口,聪明伶俐。治安哥又发来短信说是一辈子的兄弟,心里热乎乎的。

2

龚谙哥和嫂子走在路上就给钊钊打电话,中午在邓州真菌惠民吃饭。过汉江浩浩汤汤,襄北农场,构林黄集,迥然不同的秋庄稼,一望无际的玉米地。龚谙哥说天漏了,虽然近在咫尺,但是属于两个省,还要下高速,从邓州新野高速出口下。

龚谙哥家嫂子姊妹四个,岳父早年在电业局,后来又在五中、法院,后来又在调回电业局,四个女儿都安排在电业局,母亲是个教师,1979年那一年就退休了。龚谙哥执意邀请去看看他们在岳父老宅子上,姊妹四个盖的一出宅院上,一处占地七八分,一处占地一亩,盖了房子,也留了院子。院里的葡萄、梨都快熟了,进路边的芝麻花,开的正好,冒着雨丝。因为没有拿钥匙,只好趴在窗户上看看,有个宅院,立个土灶,闲时聚会,很是惬意。

邓州的城市建设也跟着大形势涨啊涨,原本卖的房子,现在没有几家欢喜,都觉得卖亏了。但谁有前后眼?一个有着摩天轮的仿古建筑,叫不夜城,有一点古色古香。邓州还在绿化东湖西湖,一片建设之声。不到十一点就坐在一起。提前约了尹立震老师。尹老师是邓州诗词学会会长,担任过邓州市政协秘书长,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,都有涉猎。尤其是古诗词功力深厚,字字玑珠,又身临其境。

男人见面最近直接到表达就是喝酒。尹老师特意从家里的地下室里拿来十年前的两瓶酒,算是心意。中间聊到官场起伏,聊到刘朝瑞的聪明,也聊到刘树华的小意,还聊到杨树经济的一些往事。还有对南阳诗词界和散文文学界的看法,道不同不相为谋,志同道合,一起吟唱,情趣不同,也不一起玩 。钊钊当爸爸,原来的小伙子也当了父亲。龚谙哥一直不让上屋里去,怕去了还要给小孩见面礼,我说喜事,改掏的钱总得掏吧?喜气总是还要沾沾的。

3

回去正好两点,瞌睡的厉害,两边不时有瓜果摊在路边。这两年来邓州的时间少,觉得邓州的人实在,就像那匹白马雕塑一样,昂扬着正能量。悠悠洒洒,走走停停。邓州的加油站,油,比较便宜,92号才五块钱左右。加满油想去光彩大市场把车子内饰换换。

老板是上次光顾过店的一个石油二机厂子弟,人看着不算狡猾,带着两个徒弟,开着汽车装潢店。换作套,地板,方向盘套,一共下来优惠到五百,反正都不容易。聊其他他告诉我,2000年毕业,他和同时代的二机厂子弟一样,多是学的钻探一类与厂里相近的专业,好就业。但当时厂里效益不好,一个月二三百块钱,后来就开店。现实电焊门窗,爬高上低,原来自己干都行,后来到2009年特别是农运会,城管管的严了,都不想干了,就转行干这个汽车装潢。南阳人多车多,生意坏不到哪里去。

两个学徒,一个98年,一个03年,装车座,缝方向盘套,安地板革都都不生书。岁数大的干两三年了,小的干几个月。小的家在十二里河,一个属于王村的村子,初中没有毕业就下学,磨过镜片,后来跟着当学徒,一个月六百。说起养动物的喜好,说养蛇、鳄鱼养不起,倒是喜欢养狗,金毛、哈士奇一类的都很喜欢。我说你以后想干点啥,他说,能干点啥,就干点啥,有双手,就饿不着。

社区老年文体活动招标6日上午就要开标,表书还没有做好,所以很多事都还需要仔细阅读。一个人坐在电脑前,看着表书要求,原来都是一个标书,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案。一直到十一点半,我把玉见南阳之十五,张堪与南阳发到公众号上。

4

今天六点半起床,再坐在电脑前,继续着标书制作。窗外的门球声,还有鸟鸣在耳边。吃完饭,就接到市委二科明建的电话问实施意见的什么时候印?晓颍哥说上周五还没有找到领导。

中州路法梧桐树下,满是光晕,路上叫卖声不断,葡萄、苹果、黄金梨,还有卖玉米穗的。发现穿的T恤绽线了,去文化路政府门口的缝纫店没开门,梅溪路北口的也没有上班,我拐到和平街,那个写着三十年缝纫老店的大哥还在吃饭。我说把领子咂咂。他说原来是胶粘的,时间长了,看看你穿的裤子,在我这里染染吧,人家三十,我这里二十五。

你从哪里来?西峡重阳,1969年,19岁来南阳跟姐姐学缝纫。缝纫是没有办法的事,挣大钱谁干这个。我说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他说着最近香港的事,嘴里愤愤不平。小斐再给我电话,我说刚到孔明路体育中心。

一天就围着标书转。原本知道省里上报福彩公益金资助项目的事,但是小慧说只报慈善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,我找到童金玺处长,说可以先报。我又找到郑局长,还是问小慧,省厅一直说不知可否。

下午同学刘博打来电话,说辅导的杨晓考面试第一,总成绩第二名。我说可喜可贺,原来公务员面试培训,抽着一个训练过的试题,我说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下午做标书。申凌部长打过来电话,说成立社会工作联合团工委的事,我说恐怕不行,明天都去投标去了,人不齐。也说到他给我留守儿童新时代追梦行动项目的评语: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。该项目着眼于新时代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时代特征,聚焦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的短板和痛点,从亲情陪伴、伦理聚合、文化亲润上作为切入点,发挥青年社会工作组织在资源整合和跨领域合作的独特优势,以青年社会工作、志愿服务和农村梦想中心建设有机融合,开创性的探索农村留守儿童与城市的互动交流衔接,从自然、人文、公益的角度,催生青少年与家庭、与社会、与社区的联通关爱的新路径,是基层青少年社工组织介入脱贫攻坚的一次创新性探索,值得肯定和支持!

平顶山苏老师打来电话,市民政局也组织社工机构申报项目。不仅是牵手计划,还有社会服务项目。

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,又是一天,我翻看文磊哥给的留言:原来只要你用心做一件事,什么时候都不算晚。但愿听到这句话的人,都能够受益。

同学秦哲远在马拉西亚给我做了一个以益博社会工作为logo的拇指钢琴,也叫卡林巴,可见用心之至。也祝明天益博社会工作好运!

王玉:二日谈
王玉:二日谈